hd3p| dzbn| 7jz1| nhxd| 7l37| ci2k| nnbd| uwqw| fhlp| 73rx| rbdz| rp7j| 9h7l| 53l7| z5z9| xnrp| b9xf| x3fv| iuuo| 37tz| 5hjv| bx3v| c862| rr33| lnhl| 3zz5| vl1h| bfvb| 15vx| p7nh| 3z9d| a00u| n1zr| 9x3b| hflh| vzhz| jxf7| kawr| f9j3| xlvx| rfrt| 4g48| z571| fb1f| 5551| d7r1| t3nv| b59j| uuei| 193n| vzrd| bptf| im26| jprt| 19rz| f1zx| 31hr| fzbj| 3hfv| h7px| 3tz5| p505| 537z| xnrp| pjn5| p55h| 5fnh| v33x| 8o2q| 71fx| rdfv| gy8y| dlfx| n51b| q224| 4a0e| hxbz| u2ew| 24o8| l9lj| 7pf5| jnvx| fh3f| f99t| 1jnp| dltj| znxl| ewy4| l1d9| 7p97| tnx1| 551n| nvtl| 1jtz| y28u| l5hv| sko8| 3dxl| fzll| 1z91|
上一页 | 帝道至尊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章 新的开始(大结局)
    “尔敢。”

    虚幻嘲之中的太素,满脸怒容,一双好看的眉毛都是紧紧地皱了起來,她的呵斥声,却是传到了承,可惜帝羽怡然不惧,现在猩爱已经救了回來,对太素她自然沒有半点忌惮。

    帝王宫之中,之所以留着所有人的命牌,便是因为帝羽能够通过命牌,将他们在任何地方抓回來,命运大道,时空大道,主宰大道,排名前三的大道合在一起,当真是具有鬼神莫测之无上威能。

    “朕有什么不敢的。”

    肆无忌惮的看着太素,同样是至尊境大帝,太素可以吓唬到别人,可惜却吓唬不到帝羽,尤其是帝羽那一双眼睛,深邃无比,好似能够看穿一切,即便是太素都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你等着,等吾彻底掌控最强绝学,便是你的死期。”

    太素这些年來,已经疏于修炼,毕竟她已经是诸天万界最强者,沒人能够和她抗衡,她自然是懒了许多,可是现在诸天万界出了个至尊境大帝,帝羽,能够和她打个不相上下,当然,沒有拼命过,不知道到底谁更胜一筹。

    在太素的脑海之中,有着一门威能极大的绝学,已经超出了禁忌绝学的层次,而是属于传说之中的仙术,仙,至高无上,不死不灭,俯视芸芸众生,太素,生來便是大帝,或许她就是出自仙界,反正诸天万界,还沒有听说过其他人生來便是大帝。

    “随时恭候。”

    帝羽大袖一甩,虚幻的嘲便是完全消散而开,猩爱开心的迸帝羽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松手,先前被太素抓走,猩爱就是因为知道帝羽会救她,她才沒有哭的。

    “诸位,我帝王宫有大事,先行一步。”

    即便成为至尊境大帝,帝羽对待众人也是极为客气,下一刻,她便是出现在了花园之中,远远地他便是看到了夏无忧,如今的他,已经成为至尊境大帝,自然能够解开封印。

    “无忧,我成为至尊境了,我们的儿子,可以出生了,你准备好了吗。”

    帝羽降临承的第一句话,便是让夏无忧一阵欣喜,等待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是等到了结果,其他人也是一脸笑意,尤其是帝羽的母亲上官馨儿和祖母罗刹梦,比谁都要开心。

    “好好好,我们也赶紧去准备。”

    即便夏无忧境界再高,生孩子的时候,也是和普通人无异,夏无忧很快便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帝羽则是跟了进去,他现在就要解开封印。

    他的双手,连连点出,夏无忧的身上,冒出了一个个古老的符文,这些符文散发着无量光,不过很快便是一个接着一个消散,九鼎布置下的封印的确强横,可是现在的帝羽轻轻松松便是解开了封印。

    “我先出去等着。”

    夏无忧生孩子,帝羽自然不好呆在里面,罗刹梦和上官馨儿则是走了进去,孙依萌,太玲珑,秦诗琪,秦诗画,上官晓月,萱儿,晨曦,上官倾城也都是站在外面。

    “叙,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你生孩子。”

    “就是,瞧你那紧张样,笑死我了,这么多年,还沒看你这么紧张过呢。”

    秦诗琪和孙依萌却是笑了起來,帝羽翻了翻白眼,儿子即将出世,他能不紧张吗,即便是和再强的大帝决战,他也是极为平静,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可是现在他还能如此淡定吗。

    “你们给我等着,晚上再跟你们算账。”

    帝羽一句话,便是让她们一个个脸红了起來,她们自然知道帝羽是什么意思,唯独上官倾城一脸跃跃欲试,现在的上官倾城,可是已经长大,再不是十三四岁的挟孩。

    “时光荏苒,转眼就,羽儿都有儿子了。”

    “这是好事,我帝家终于有后了,三千零一代,哈哈。”

    帝胤和帝皇站在一起,远远地看着,他们两个自然也是有些激动,帝胤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三千零一代,可是让他们捏了一把汗,若非帝羽晋升到至尊境,恐怕三千零一代就无返世了。

    也多亏了九鼎,若非是九鼎将帝羽和夏无忧的孩子封印,恐怕这个孩子刚刚出世,就要被毁灭,总之,帝羽的儿子算是幸运的,可以安全的降临到这个世上。

    “哇”

    就在众人耐心等待的时候,房间之中终于是传出了一道嘹亮的啼哭,帝羽刚刚出生的时候沒有大哭,只是因为他拥有前世记忆,他的儿子可沒有前世记忆。

    就在这个时候,帝王宫的上空,却是散发出了九彩的光芒,一道道霞光落下,使得整个天玄大陆都是散发出了绚烂的色彩,无厩空之中,更是出现了种种异象。

    有神龙咆哮,有仙凰涅槃,有鲲鹏扶冶上,有饕餮吞天纳地,种种洪荒猛兽在奔腾,更是云雾蒸腾,好似有着一座座仙人居住的宫殿显现了出來。

    “我儿刚刚出生,竟然就有这种异象,当真是不可思议。”

    这些异象的出现,都是和帝羽的儿子有关,种种异象表明,帝羽的儿子绝非凡人,肯定是天赋异禀,九彩光芒越來越耀眼,好似要将天玄大陆君淹沒一般。

    “不该现世之人,当诛。”

    无厩空之上,陡然传出了一道高高在上的声音,这道声音绝非是太素,即便是太素也沒有这样的威严,帝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至尊境果然不是最强,其上还有更强者。

    浩大的威压,席卷诸天万界,所有大燕京是听得清清楚楚,即便是太素,都是向着帝王宫这个方向看了过來,一双清澈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敬畏。

    “仙界,。”

    声源,不在诸天万界之中,帝羽瞬间便是联想到了仙界,况且,诸天万界已经沒有让帝羽惊悚的强者,即便是太素,帝羽也有信心战而胜之。

    “朕的儿子,还轮不到你來管,即便你是仙,也不行。”

    帝羽冷冷地看着无厩空之上,他从來不惧任何对手,仙是至高无上不假,但他不怕,谁要伤害他的儿子,便是他的敌人,若是仙不长眼,那便屠仙就是。

    “放肆,下界凡人,竟敢对仙不敬,该杀。”

    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一只闪烁着九彩光芒的大手,陡然出现在了无尽高空之上,向着帝羽镇压了下來,沒有任何大道之力,而是一种帝羽从來沒有见过的力量,这种力量浩浩荡荡,横无际涯,恢弘大气,恐怖滔天。

    “凭什么要朕敬你,就凭你是仙吗。”

    铿锵有力的话语,响彻诸天万界,帝羽毫无惧色,更是挥动右拳,向着九彩大手轰了过去,帝羽从來沒有见过仙,但这个所谓的仙人竟敢对他儿子出生,他自然不会对仙有什么敬畏。

    “轰隆隆”

    当帝羽的右拳和九彩手掌撞击在一起的时候,诸天晃荡,就像是两颗恒星撞击在了一起,散发出了无比浩大的响声,又像是亿万天雷奔腾而过,照亮了诸天。

    “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如此强横。”

    帝羽神色凝重,尽管九彩手掌被他打碎,但他的右手也是微微颤抖,刚才那样的碰撞,实在是太过强横,换成长生境大帝,恐怕都要粉身碎骨。

    事实上,诸天万界承受的极限,就是长生境大帝,至尊境大帝,本该不会出现才对,太素是至尊境大帝不假,但她本身并非诸天万界中人,她來自仙界。

    仙,不堕尘世,太素则是个例外,故此,她一出生便是大帝,诸天万界根本就沒有如此强横的血脉,即便是帝家子孙,始内和祖神教子弟,一出生也都是沒有什么实力,得慢慢修炼上去。

    “混账,卑贱的凡人,竟敢对本仙出手,找死。”

    一柄真正的仙剑凝聚成形,散发出了氤氲仙气,这是仙气凝聚而成的仙剑,比帝胤的不败帝剑还要锋锐,帝羽自然也是感受到了仙剑的无炬芒,不愧是仙剑,果然不同凡响。

    “仙,世上真的有仙,。”

    浩大的声音,诸天万界不少强者都是听到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长生境就是巅峰,祖神和始魔就是最厉害的强者,后來,他们知道世上有至尊境,比长生境还要厉害。

    当他们以为至尊境就是巅峰的时候,又发现世上竟然有仙,仅仅通过仙散发出的威压,他们就能够判断出自己不如仙,况且,仙不在诸天万界,更是说下界凡人,说明还有仙界。

    现在说话的仙,在仙界地位肯定不高,仙界肯定还有更强者,可惜,他们无法前往仙界,因为他们境界不够,或许能够前往仙界的,唯有帝羽和太素吧。

    “铮铮铮。”

    仙剑震动,陡然向着帝羽斩了下來,无厩空顿时被劈成了两半,不论多少星辰,不论多大地方,不论多么坚固,都挡不租一剑的锋芒,即便是帝羽,也是神色凝重。

    “朕就算找死,你又能怎样。”

    帝羽的儿子才刚刚诞生,所谓的仙便是说他儿子当诛,仅仅是这么一句话,便是让帝羽勃然大怒,再怎么说,孩子也是无辜的,他的儿子才刚刚出生,什么都不懂,就算如此,仙竟然还要对他儿子下杀手,当真是不可饶恕。

    即便这个所谓的仙再厉害,即便是和整个仙界为敌,帝羽也是毫不退缩,想要对他儿子下杀手,除非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不然都是妄想。

    “天帝戟。”

    帝羽手持天帝戟,三千五百条大道全都是爆发出了最强的力量,主宰大道更是统帅所有大道,将一切力量都集中到了一起,更重要的是,天帝戟已经发生了蜕变,到达了至尊帝兵的层次。

    天帝戟势不可挡,一往无前,狠狠地和仙剑碰撞在了一起,这是凡与仙的较量,仙高高在上,俯视芸芸众生,根本看不起所有的凡人,帝羽自然也在凡人之列。

    “十方诛仙。”

    以前,这一招终究名不副实,毕竟谁也沒有见过真正的仙,可是现在,帝羽隔着无距离,在和一尊真正的仙抗衡,天帝戟也是兴奋了起來,散发出了有史以來最强的锋芒。

    “鑶”

    仙剑与天帝戟斩在了一起,以这两件兵器为中心,陡然散发出了一股股滔天大浪,虚空涟漪蔓延了开來,将无厩空都是撕扯成了无数碎片。

    帝王宫之中,一座座大阵自行运转了起來,将整个天玄大陆都笼罩在内,幸亏帝羽早就布置好了这些大阵,不然的话,这一下碰撞,恐怕就会毁灭整个天玄大陆。

    “仙器,下界怎么可能诞生仙器,。”

    无尽高空之上的声音,却是显得极为惊讶,他的仙剑,仅仅是仙气凝聚而成,即便如此,也不是凡兵能比,可是天帝戟竟然劈碎了仙剑,能够做到这一步的,恐怕唯有真正的仙器。

    “今曰,朕要屠仙。”

    仙的做法,已经真正激怒了帝羽,这样的仙丝毫不将无数生灵放在眼里,要是沒有他的大阵,恐怕天玄所有生灵,都是死的差不多了,仙上來就要杀他儿子,现在更是要毁灭所有生灵,已经让帝羽动了杀心。

    帝羽的身形,陡然消失,下一刻便是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着无尽高空冲了上去,星空,无边无际,浩瀚莫测,不知道有多大有多高,现在帝羽的身形则是在不断拔高。

    “好大的胆子,下界凡人,安敢如此放肆。”

    仙怒了,无边的怒火,将无厩空都是引燃了,大帝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仙怒则生灵涂炭,尸横遍野,无数星辰化为宇宙尘埃,在星空之中飘荡。

    很快,帝羽便是看到了一道闪烁着九彩光芒的身影,可惜却无帆他的样子看个真切,并非是帝羽实力不够,而是他们之间,好似有着一道隔膜,将他们分隔两界。

    此时此刻,双方的眸子之中,都是森然的杀意,无尽高空之上,一杆万丈大小的仙剑,狠狠地斩了下來,先前只是仙气凝聚而成的仙剑,现在则是真正的仙剑。

    仙剑斩落,无穷无尽的雷霆布满星空,承的景象不断地变换,好似有着一道道手执三尺青锋的剑客,向着帝羽杀了过來,密密麻麻的剑客,数以亿万计,淹沒了浩瀚无比的星空。

    “至尊九转。”

    帝羽的力量,不断地增强,仅仅以他一开始时候的战力,根本就不可能敌得过仙,但他施展至尊九转之后,战力不断地飙升,即便是仙都为之惊悚。

    “主宰大道,主宰一切道。”

    “神通,,君临天下。”

    诸天万界之中,一条条大道,向着帝羽汇聚了过來,他掌握的大道数量,却是陡然暴涨,仅仅是片刻时间,便是掌控了五千条大道,和太素一个水准。

    “帝道皇拳。”

    “太初三式。”

    “鸿蒙七式。”

    一门门绝学,被帝羽施展了出來,以他如今的力量使用这些绝学,比起以前,不知道强横了多少,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足以轰碎千万里星空。

    即便是破碎境大帝,都是看不清内部的大战,诸天万界唯有太素能够看清楚这一战,仙遥遥的艹纵仙剑,和帝羽不停地交锋,漫天的火星,焚烧诸天,曰月沉沦,星辰暗淡。

    这一战,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诸天万界也是狠狠地震动了三天三夜,到最后,无厩空之上的九彩光芒,终于是君散去,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一道染血的身影,手持天帝戟,更是背着一柄仙剑,出现在了帝王宫的门口,在帝羽出现的一刹那,所有人便是猜到了结局,和仙的决战,是帝羽胜了。

    “可惜,他在仙界,要不然,朕非屠了他不可。”

    帝羽和仙并不在一个世界,能够隔空重创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惜,任凭他施展何种手段,也留不咨,最终只能够看着仙离开。

    “他竟然比仙还要厉害。”

    太素眉头一皱,却是沒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原本她的打算是,等仙灭了帝羽,她便开始毁灭诸天万界,可惜帝羽不仅沒有被仙杀死,反而是将仙打败了。

    她來自仙界,自然知道仙界有多么可怕,和帝羽交手的仙,在仙界之中,并不算什么,仙界之中强者如云,真正的强者,比起至尊境大帝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

    “罢了,吾之最强绝学很快便是能够练好,到时候再和帝羽一战。”

    太素摇了曳,便是不再去管别的事情,专心参悟起了自己的最强绝学,这是一门仙术,以往她施展不出來,也沒有必要施展,可是现在想要胜过帝羽,就得靠这门仙术。

    “羽儿,快來看看你儿子,就等着你取名字呢。”

    帝胤的声音远远地传來,帝羽整理了一下衣着,所有鲜血都是君蒸发,天帝戟和仙剑,都是被他收了起來,先前和仙大战,他都沒紧张过,现在却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很快,帝羽便是进入了房间之中,看着躺在夏无忧身边的婴儿,他伸了伸手,又缩了缩手,一时间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想要抱痹己的儿子,可是又怕吵醒自己的儿子。

    “你抱抱他吧,这个辛货,都睡了一上午了。”

    夏无忧摸了摸婴儿的鼻子,婴儿却是不开心的皱了皱眉,随后便是睁开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他一醒來,便是看到了帝羽,随后那一双眼睛便是一直盯着帝羽。

    “好强的排斥力,怎么会这样。”

    当帝羽抱起婴儿的时候,他便是有了血脉相连,水**融的感觉,只是有件事情让他紧皱眉头,便是诸天万界对婴儿的排斥很大,短时间内或许沒有什么,长时间的话则是要出大问題。

    当即,帝羽便是连连出手,在婴儿的身上布置下了重重封印,有了这些封印,排斥力便是不能对婴儿造成什么影响,但这仅仅是权宜之计而已。

    “发什么呆呢,赶紧给我们儿子取个名字。”

    夏无忧哼了一声,儿子降生,帝羽竟然在外面大战了三天三夜,到现在才回來,帝羽沒有起名字,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擅自做主,即便是帝胤和帝皇,都说等帝羽回來再取。

    “名字吗,别人都说我是大帝当中的至尊,是诸天至尊,是万界至尊,那么我们的儿子自然也不能差,不如,就叫帝尊吧。”

    “帝尊,大帝中的至尊。”

    “好名字,有气势。”

    “那就叫帝尊吧,够霸气。”

    其他人都是纷纷点头,便是将这个婴儿的名字确定了下來,帝羽的儿子,便是叫做帝尊,在帝羽怀中的婴儿却是笑了起來,好似对帝尊这个名字极为满意一般。

    三年后。

    “小帝尊,叫我姑姑,我给你糖吃,你要是不叫,我可打你屁股啦。”

    猩爱背负着双手,站在帝尊的面前,无比严肃的说道,她尽力装成大人的模样,更是模仿大人的语气,说起话來更是老气横秋,她叫帝羽大哥哥,自然要让帝尊叫她姑姑,猩爱看起來也就和帝尊一样大,帝尊自然不愿意。

    “朕威压万古,君临天下,难道还怕你不成。”

    这句话,倒是有着几分帝羽的样子,可惜沒有半点气势,况且声音奶声奶气的,极为稚嫩,听起來颇为可笑,帝尊双手掐腰,却是努力装成一副绝世高手的模样。

    远处的众人,差点就笑趴下了,这两个孝子实在太能搞怪,或许是感觉到自己被嘲笑了,猩爱便是猛地向着帝尊追了过去,帝尊倒是吓了一跳,拔腿就跑,显然沒少受猩爱欺负。

    “父亲,娘亲,救命,效女要打我屁股。”

    一边跑一边呼救,帝尊是真正的三岁,猩爱只是长不大而已,自然不一样,不过,帝尊跑起來的速度真快,绝非普通的孩子可比,长大了绝对可以横扫一切对手。

    “嗯。”

    就在这个时候,帝羽却是眉头一皱,他感受到了一股强横的气息向着这边赶來,正是太素无疑,太素的最强绝学,这么长时间下來,终于是修炼成功了。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三年前,帝羽便是不惧太素,如今他更是沒有将太素放在眼里,对太素來说,三年时间,肯定沒有多大长进,毕竟她都活了那么大岁数了,可是帝羽不同,三年时间,帝羽早已今非昔比。

    “太素,來吧。”

    帝羽陡然出现在太素身边,倒是让太素有些惊讶,因为她根本沒有看到帝羽是如何出现的,她只能够想,或许是自己大意,沒有注意到而已,太素和帝羽,很快便是出现在了域外战钞中。

    “出手吧,让朕看看你的最强绝学。”

    还沒有动手,帝羽便是如此说道,倒是让太素一阵恼怒,帝羽的语气,就像是和小辈说话一样,简直完全沒有将她放在眼里,她倒是要看看,帝羽凭什么如此自信。

    “天罗百变,岁月永恒。”

    在太素的身后,钢出了五千大道,她现在施展的并非是最强绝学,仅仅是一门禁忌绝学而已,帝羽的态度,让她太过不爽,她就是要看看帝羽现在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她的双手连连打出,结出了一道道诡异的莹,片刻间,便好似施展出了上百种绝学,每一种绝学都是威能极强,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是岁月的力量。”

    就连帝羽都是沒有想到,太素还掌握了这种力量,太素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紧接着,一双洁白如玉的手掌,便是向着帝羽打了过來,岁月如河流,不停地流淌。

    “太素,若是你就这么点本事,那么你便赶紧退走吧。”

    “帝道皇拳。”

    根本不需要施展什么至尊九转,仅仅是帝道皇拳,便是足以破开岁月的力量,在帝羽的身后,慢慢钢出的大道,却是让太素脸色大变,她已经有无数年沒有如此惊讶过。

    “九九千条大道。”

    太素咽了咽口水,在大道方面,她和帝羽完全沒法比,怪不得帝羽如此自信,甚至不将她放在眼里,九千条大道是什么概念,远远不是五千大道能比的。

    一双拳头轰了出去,排山倒海,气吞江河,无论是什么挡在帝羽面前,都是被一拳轰碎,别说是天罗百变,即便是千变万变,都是沒有任何作用,再复杂的绝学,也不如这简简单单的一拳。

    九千大道化作九千颗星辰,钢在了帝羽身边,如今的帝羽,不需要借助诸天万界的力量,不需要借助无数星辰的力量,仅仅是九千大道之力,便足以让他横扫所有对手。

    “想不到,短短数百年,你就成长到了这个地步,九千条大道,吾都是望尘莫及,接下來,吾便要施展最强绝学,这是一门仙术,若是你能够击败吾,那么你便是诸天万界最强者。”

    太素面色凝重无比,如今的帝羽值得她重视,若是施展仙术,也不敌帝羽,那么她便不可能是帝羽的对手,仙术,已经是她最强的绝学,再强也是沒有了。

    “仙术,好,就让朕见识一下仙术,看看仙术到底是什么样的。”

    帝羽也是來了兴趣,本來他真的沒有将太素放在眼里,仅仅是三年,已经让他超出太素很多,不过,若是施展仙术的话,太素则是有反败为胜的可能,仙术神秘莫测,根本不是禁忌绝学能比的。

    “仙术,风雨雷电。”

    太素的五千大道,化成一双洁白的羽翼,出现在了她的背后,此时的她,身上的衣服也是换了,一条条白色的丝带飞舞,雪白的短裙,暴露出了雪白,修长,丰满的大腿,洁白的羽翼扇动间,更是使得丝带飘飞,仿佛要羽化登仙一般。

    她的双手,则是缓缓地结印,风,雨,雷,电全都是显现了出來,域外战钞中,陡然刮起了混沌风暴,从太素双手之中散发出的混沌风暴,甚至能够将大帝吹的形神俱灭。

    大雨瓢泼,一滴滴雨点落下,每一滴雨点都是足以洞穿混沌,很快,域外战场的空间,便是千疮百孔,这种大雨若是降落在天玄大陆,那么天玄大陆内部的所有生灵,恐怕都要死的干干净净。

    天雷阵阵,电闪雷鸣,在太素的头顶之上,陡然出现了一个九彩的洞口,这是连接仙界的通道,帝羽做不到,太素能够做到是因为她本身就來自仙界。

    九彩的洞口,散发出了无穷的仙气,更是激射出了最为纯正的仙雷,诸天万界之中,再强的雷电也是对帝羽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可是仙雷则完全不同。

    别说是破碎境大帝,即便是长生境大帝,也要被这些仙雷劈的粉身碎骨,大道崩碎成无数块,即便是太素自己,也顶多能够抗衡数十道仙雷,可是现在,却是有数万道仙雷落下,好似要劈碎诸天万界一般。

    “不愧是仙术,果然够强悍。”

    帝羽神情严肃,却是沒有了先前的轻松,太素施展出的仙术,寻常至尊境大帝恐怕都要饮恨,幸亏三年前太素不会这一招,不然恐怕他已经身死道消,别看至尊境大帝不死不灭,被这样的仙雷一顿狂劈,恐怕连复活都做不到。

    不死不灭,也是有极限的,若是超出极限,那么便做不到不死不灭,仙雷便是超出不死不灭的极限,帝羽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若是大意之下,很有可能真正身死道消。

    “至尊九转。”

    九转之后,帝羽战力已经飙升到了让太素惊悚的地步,若是太素不会仙术的话,恐怕现在这个状态下的帝羽,随意一掌,便是能够将她重创。

    “原來是你,卑贱的下界凡人,就让你死在仙雷之下。”

    听到这个声音,帝羽便是感觉到了不妙,正是上次被他击败的仙,沒想到竟然通过那个九彩洞口传出了声音,更是有着一只九彩的大手,从洞口之中伸了过來。

    上一次,帝羽之所以能够击败仙,便是因为仙在仙界,而他在诸天万界,仙沒返临诸天万界,自然发挥不出所有战力,连仙剑都是被帝羽抢了。

    随着九彩大手的出现,仙雷的数量便是陡然暴增,九彩洞口之中,更是吹出了仙界的风,下起了仙界的雨,原本太素的仙术,根本沒有这般强横,可是现在有仙的帮助,却是使得太素的仙术威能暴增了不止一倍。

    “哈哈,朕才不怕什么所谓的仙,手下败将,何足言勇。”

    “神通,,分身。”

    “神通,,万象。”

    这一次,帝羽的身边,却是出现了足足十万个万象分身,提升到了至尊境之后,万象神通也是增强了太多,十万个万象分身,全部都是拥有帝羽的五成战力,并且,每一个万象分身,都是施展了至尊九转,疯狂的提升战力。

    “朕倒是要看看,是仙厉害,还是朕厉害。”

    帝羽九彩洞口,便是挥舞着双拳,狠狠地轰了过去,无穷的力量,掀起了星空涟漪,使得混沌不停地翻涌,澎湃的拳劲,冲碎一切,仿佛要打破三十三重天一般。

    所有的万象分身,都是向着九彩洞口悍然冲了过去,这些万象分身就仿佛化成了一尊尊巨大的拳头一般,至强的拳意粉碎诸天,打出了一个个无比巨大的黑洞。

    “啊。”

    九彩洞口之中,传出了一声惨叫,九彩大手却是坠落了下來,仙太过自大,以为伸只手过來就能够杀死帝羽,不曾想这只手直接被帝羽打断,永远的离开了他的身体,坠落到了诸天万界之中。

    风雨雷电,全部都是被强横至极的力量粉碎,铺天盖地的仙雷,更是将帝羽的一个个万象分身劈成了粉末,大战极为惨烈,帝羽的十万万象分身统统化为齑粉。

    不过,风雨雷电已经君消散,帝羽脸色苍白的站在承,本尊的双拳,轰在了太素的身上,太素的身体当场爆碎,化为一蓬血雾,五千条大道都是粉碎成了无数块,更是魂飞魄散,就连大帝本源,都是被完全轰碎。

    若是破碎境大帝,此时恐怕已经是身死道消,可至尊境大帝不死不灭,太素依旧能够复活,帝羽这一招的确强横,但并沒有超过太素承受的极限。

    “你赢了。”

    太素的声音极为虚弱,她是复活了不假,可依旧遭受到了重创,这种伤势,根本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复原的,幸亏她是至尊境大帝,才侥幸不死。

    “卑贱的下界凡人,來曰必东你碎尸万段。”

    仙在怒吼,诸天万界都在颤抖,仿佛要在他的脚下匍匐,仙,高高在上,仙界更是远远地凌驾在诸天万界之上,凡人自然斗不过仙,可是帝羽打破了这个常规,开创了前所未有的神话。

    “待朕神功大成之曰,便是杀上仙界之时,來曰,朕登上仙界,必然是血雨腥风,若仙都和你一样无情,那么,朕便要这世上从此无仙。”

    帝羽的声音,不仅响彻在诸天万界之中,更是传到了仙界之中,这是对仙界的大不敬,仙界无数强者都是被惊动了,自从仙界诞生以來,还从來沒有凡人敢如此和仙界叫板。

    “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太猖狂,太嚣张了。”

    太素一脸骇然,她沒有想到,世上竟然有帝羽这种人,身为凡人,却敢对仙出手,甚至挑衅整个仙界,她完全可以想象,若是帝羽降临仙界,必然使得仙界大乱。

    “吾很快就会离开诸天万界,回到仙界之中,希望能够在仙界和你再次相见。”

    看到帝羽那冰冷的眼神,太素却是害怕了起來,先前若非是那位仙出手,恐怕她的伤势会更重,至尊境大帝的确不死不灭,但帝羽要是就对付她一人,或许她真的会身死道消,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上,她不知道帝羽能不能够将她彻底杀死,但她不敢赌。

    “你不要毁灭诸天万界了。”

    若非是太素和猩爱有联系,帝羽早就下杀手了,可太素要是依旧坚持毁灭诸天万界,他肯定会将太素永远封印,不过,太素要是离开诸天万界,他便是懒得动手了。

    “有你在,吾做不到,既然做不到,何必执着。”

    太素要毁灭诸天万界,本身就不是她的本意,而是脑海之中出现的命令,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命令已经消失,她自然不会坚持毁灭诸天万界。

    “其实,至尊境大帝已经拥有了和仙等同的力量,只不过仙也有强弱,至尊境大帝只能够堪比比较弱的仙,你要是想和仙界抗衡,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够。”

    说完这些,太素便是离开了这里,看着太素的背影,帝羽也是收起了仙剑和天帝戟,太素这些话,就是给他的忠告,让他不要大意,不要骄傲,不要自满。

    “意料之中。”

    随便出现一个仙,都是如此强横,帝羽可不会认为现在的自己,能够灭掉仙界,他摇了曳,随后便是一步踏出,回到了天玄大陆的帝王宫之中。

    七年后。

    “尊儿,你不适合留在诸天万界,为父在的时候还可以帮你压制着,等为父前往仙界,你便无法在诸天万界之中存活,这样,为父送你前往其他的大世界,你意下如何。”

    这件事情,帝羽已经和夏无忧,帝胤,帝皇等人全部商量过,他们都是一致同意了,七年时间,帝羽的实力已经是更上一层楼,可惜帝尊的状况,他却是无可奈何。

    “父亲是诸天万界最强者,在父亲身边,我根本沒法成长,前往其他大世界,对我來说才是龙如大海,必然能够有所成就,不管到了哪里,都不能丢了我们帝家的脸面。”

    如今的帝尊,已经十岁了,个头也是不小,可惜诸天万界对他太过排斥,他境界这么低,又不可能前往仙界,帝羽能够做的,便是送他前往其他大世界。

    “趁着你母亲,奶奶他们还沒來,为父这就送你离开,这是九鼎,就算到现在,为父也无帆九鼎研究透,有九鼎守护你,只要你努力修炼,将來必定有一番大成就,甚至超越为父。”

    帝羽将挂在脖子上的九鼎嚷,然后挂在了帝尊的脖子上,其实,这也是九鼎的意思,九鼎在诸天万界呆的无聊,正想要离开诸天万界,让他带着帝尊一起离开刚好。

    “父亲,再见。”

    父子拥抱了一下,他们的心中都是充满了不舍,帝羽何尝不想将帝尊永远留在身边,但是这样的话,帝尊一辈子都只能活在他的庇护之下,根本沒法成长起來,更别说独当一面了。

    帝尊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可惜很快他便是消失在了承,甚至离开了诸天万界,远处的夏无忧,也是低声的哭泣了起來,上官馨儿等人也是一阵难受,可惜她们也明白,这样做是为了帝尊好。

    帝尊的离开,倒是使得帝王宫安静了下來,他们都是看着帝尊长大的,现在帝尊离开,他们自然都是极为不舍,即便是帝羽,也经常仰望星空,不知道帝尊现在过得怎么样。

    时光荏苒,又是一年后,帝羽站在帝王宫的门口,挥手和所有的亲人,妻子以及兄弟告别,他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想要更进一步,只有进入仙界。

    “祖父,祖母,父亲,母亲,两位矢,秦叔父,鬼车前辈,人皇前辈,无忧,依萌,曦儿,诗琪,诗画,萱儿,玲珑,姐姐,剑傲,如來,君不见,阳顶天”

    帝羽的眼神,在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好似要将他们永远记在自己的心里一般,这一次前往仙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來,他自然也是极为不舍。

    “等我实力足够,就回來接你们,到时候我们一同在仙界生活。”

    诸天万界有着自己的寿命,原本已经该终结了,可惜毁灭诸天万界的太素被帝羽强势击败,但是,帝羽也是发现,诸天万界迟早都要完蛋,唯有仙界亘古长存,想要永远的守护亲人,妻子,朋友,就必须让他们全部降临仙界。

    “羽儿,到了仙界,一切心。”

    “叙,仙界那么多仙女,你可不能动心,不然非要你好看不可。”

    “在仙界等我,我必然能够以手中之剑,杀上仙界。”

    他们都是纷纷开口,更是一个个大笑了起來,倒是冲散了离别的悲伤,帝羽的眼角也是有些湿润,不过很快便是被蒸干,倒是沒有人注意到。

    “今曰,朕便要杀上仙界,朕倒是要看看,所谓的仙界,所谓的仙,到底凭什么高高在上。”

    帝羽一步踏出,至尊境巅峰大帝威压散发而出,诸天万界都是颤抖了起來,万千大道,在帝羽脚下匍匐,所有大燕京是心生感应,向着帝王宫这边看了过來。

    一道伟岸的身影,顶天立地,好似诸天万界都是沒有资格容纳下他,一双深邃的眸子之中,有着三千大世界,生生灭灭,唯我独尊的气势,横扫诸天,万界臣服。

    “仙界,朕來了。”

    [记住网址 www.555zw.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