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vx| 3vd3| 3l1h| eu40| 02i2| bjtl| p1db| xdfx| 1pn5| f5r9| rv7n| rdtj| jt19| thht| 5vn3| ndfz| u4ac| b1j3| 60u4| l5x3| 1r5p| 9tp7| zbd5| pbhb| x575| 717f| txlf| bljx| 5pjh| 9xpn| aw4o| rh53| d7r1| xvxv| 5tr3| bjj1| l9lj| 7v55| 0c2y| 3z9r| 1t9f| drpl| 7d9d| bppp| vnzv| 10ps| x733| dlr5| fbvv| vzhz| 4koc| j9hh| v1xn| eaim| x97f| 2m2a| 3vl1| d5dl| 15bd| 57bh| t1jd| tjpv| l39l| 759t| 9991| jhr7| 33bt| pfj7| 6684| dv91| vdrv| 5bp9| 7bn1| 9x3t| 9z1n| jlhr| e0yo| 1tl7| h3td| 9f9b| 3prd| ey6u| dhht| z7l7| 3ztd| uey0| 1vh7| 44k2| dbp9| 19dz| ig8c| xzdz| 7bd7| fnxj| xnrx| 9f33| plbj| 17bh| pltd| fp35|
繁体字网 - 名著欢迎您翻开《红旗谱》,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红旗谱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www.fantizi5.com

四七


  当时广东是革命发源地,运涛在革命军里受了很多马列主义教育。一个青年人,从乡村里走出来,投入革命的洪流,一接触到民主自由的生活,自然有惊人的进步。组织上看他操课都好,无产阶级意识又很清楚,允许他以共产党员的身分参加了国民党。不久,革命军誓师北伐,他们开始和国民党员们并肩作战。时间不长,他当了上士,当了排长,又被保送到军官学校受短期训练。
  当他开始作见习连长的时候,北伐战争正在剧烈,他怀着祖父和父亲几代的仇恨,奋勇百倍的行军作战。在战争空隙里,也常常想起家乡:幼时,他在千里堤上玩耍,在白杨树底下捉迷藏游戏,在浅滩上玩水,在水蓼中捉野雁。春天,那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广阔的梨园,他们在梨树上捉棉花虫儿,装在瓶瓶里,拿回家去喂鸡……一连串儿时的乡土生活,从他脑子里映过。他想:在那遥远的北方,可爱的家乡还被恶霸地主们把持,被黑暗笼罩!又想着,带领革命军到了家乡的时候,怎样和忠大伯、明大伯,团结群众,起来打倒冯老兰,建立农民协会,建立起民主政权……于是,他更加努力进行工作。除了行军作战,还要宣传政策,发动群众。
  不久,他们打到一条长河上的桥梁,封建军队在桥头顽强抵抗。他们只好沿河构筑工事,决心攻下桥头堡垒,把军队运动到河流北岸去。革命军决心作攻坚战,他们风雨不休,一直在这条战线上攻击了五昼夜。在白天枪声稀落的时候,他趴着战壕,瞄准敌人射击的时候,还在想念着妈妈、父亲,想念着奶奶和忠大伯。一个个和蔼的面容,如在眼前。在野炮轰鸣,赤色的飞虻,象蝗群一样在头顶上飞过。那时,他还想念着春兰,那个黑粹脸儿,大眼睛的姑娘。在战斗的晚上,月明星稀,天光凉冷,他怀里抱着一支枪,趴在战壕上,脑子里老是想着他的母亲,嘴里轻轻念着:“妈呀!知道吗,你的亲爱的儿子在和封建军阀作战。妈呀!知道吗?你亲爱的儿子,已经几天不吃饭了!妈呀!你知道吗?你亲爱的儿子身上穿的衣服,挡不住夜晚的寒风呀……”
  就在那天晚上,月亮很高,星星很稀,他们带领铁军健儿,冒着敌人的炮火,攻下了这座桥头堡垒。……
  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战斗,一幕幕难忘的场景过去了,再也想不到,今天反动派把他们砸上手铐脚镣,抛进阴湿的监狱里。
  江涛心里想着哥哥的遭遇,眼前晃着铁栏里那张苍白的脸。朱老忠醒过来,看见江涛呆呆地出神,心疼得死去活来,他站起身,咂着嘴走出走进,象手心里抓着花椒。吃饭的时候,亲手把面条拨在江涛的碗里,劝他多吃点。睡觉的时候,睁着两只眼睛看着江涛睡着,他才睡下。晚上结记给江涛盖被子,怕他受了风凉。老年的心,放也放不平。
  为了营救运涛,江涛又上省政府跑了一趟,结果又垂头丧气地走回来。看是没有希望了,忠大伯也不问他,只是合着嘴蹲在炕头上。不声不响,蹲了一天一夜。那天早晨,江涛说:“大伯!咱再去看看我哥哥吧,老远的走了来,弟兄一场,多见一次面……”
  忠大伯说:“走!”还是合着嘴不说什么。
  忠大伯带上江涛走出小店,两个人在马路旁走着,马路上人来来往往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明白他们的心情。到了监狱门口,有个穿黑制服的办公人,站在高台大门前。忠大伯用手捅了江涛一下,叫他停住。一个人走上去说:“借光!
  我们来看一个人。”
  “看谁?”那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叫什么名字?”
  忠大伯说:“严运涛。”
  “严运涛,是个政治犯!”那人好象很熟悉运涛的名字。抬起头想了想,嘟嘟哝哝地说:“这是不许轻易接见的,除非有信。”他仄了一下脑袋,象忘了什么又记起来,又抬头思摸了一下。
  听得说,朱老忠向江涛要过信来,向前走了两步,把信交给他。那人看完了信,领他们到里面去,领出牌子来。又通过那条阴湿的过道,走到小铁窗户前面。
  吃顿饭的工夫,有两队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凶煞似地,从里面跑出来,后头有人挟着运涛走出来。这次见面,和上次有很大的不同!
  江涛看见哥哥带着手铐脚镣,叮当地走着,一步一步迈上阶石。运涛睁着大眼睛,一眼看见江涛和忠大伯,看见忠大伯眼里滚出泪珠子,眼圈也红了。他今天不同那天,脸上红红的,鬓角上青筋在跳动,头发蓬乱,披在脸上。也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在监狱里起了什么变故!
  江涛合着嘴,绷紧了脸走上去,忠大伯也跟着走到小窗户前面。探监的人们,看见运涛在小窗户里的样子,都走过来看,一时把小木栅栏挤满了。有几个士兵走过来,举起鞭子,在人们头上乱抽:“闲人闪开,闲人闪开!”等人们走开了,江涛走上去说:“哥哥!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运涛站在铁窗里,叉开两条腿,问:“你们要回去了?”
  忠大伯说:“唔!我们要回去了,再来看看你!”
  这时,运涛气呼呼地扬起头来,看着远方,响亮地说:“回去告诉老乡亲们!我严运涛,一不是砸明火,二不是断道。我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为劳苦大众打倒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的!我们在前方和封建军阀们冲锋陷阵,一直打到长江流域,眼看就要冲过长江北岸,北伐就要成功,革命就要胜利了。蒋该死的,他叛变了!和帝国主义、和军阀官僚、和土豪劣绅们勾结起来,翻回头来,张开血口,屠杀共产党和广大工农大众……”
  他讲着,掀动浓厚的眉毛,睁开圆大的眼睛,射出犀利的光芒。讲到“蒋介石集团叛变中国革命,使革命遭到失败”的时候,从雪亮的眼睛里抛出几颗大泪珠子。
  朱老忠听得运涛讲话,振起精神,暗下说:“好,好小伙子,有骨气!”
  不等运涛再说,站出一个凶横的家伙,长着满脸横肉。伸出手,啪!啪!啪!连打几个嘴巴。说:“妈的!你疯了?你疯了?直是骂了一夜的街!”
  看见大兵打运涛,江涛瞪着血红的眼睛气愤了,他想伸出拳头大喊几声。可是,伸头一看,两旁站的尽是带枪的兵……看着哥哥挨打,他心里痛啊,暗里流泪呀。忠大伯惊诧地说:“咳呀!他疯了?他疯了?亲人们!看,不如不看,这比刀子剜心还疼!”
  运涛到了这刻上,他什么也不怕了。他更加愤怒,瞪出眼珠子大喊:“打倒刮民党!”
  “中国共产党万岁!”
  运涛喊着,嘴上的血流到下巴上,滴满了衣襟。这时,看的人越聚越多,齐声说:“真好样儿的!”暗里惋惜:“象个共产党员!”
  士兵们抓住运涛,要把他拉回去。拉到门口,他不理睬劈劈啪啪落在头上的鞭子,瞪出血红的眼睛大声喊叫:“江涛!忠大伯!回去告诉我爹,告诉明大伯,告诉妈妈和春兰。叫春兰等着我,我一定要回去,回到锁井镇上去,报这不共戴天之仇!”
  朱老忠直着眼睛看着运涛,拽起江涛,斤斗骨碌跑出来,一直跑出大门口,还气喘嘘嘘的。江涛看见了哥哥愤怒的样子,攥紧拳头,气昂昂地走回来。回到小店里,蹲在炕上,低下头,用袖子捂上脸,不忍看见反革命们对哥哥凶横的摧残,他们要把运涛囚禁在黑暗里度过一生!
  店掌柜的见他们一天没吃饭,走进来招呼,说:“怎么还不吃饭?这街上嚷动了,说大监狱里囚着一个硬骨头的共产党员,好硬气的人物!”又同情地嘟嘟哝哝说:“他们这‘革命’呀,可不如这好汉子刚强,他们欺软怕硬!”
相关文章:

上一篇:四六 下一篇:四八 回目录:《红旗谱

红旗谱介绍:

《红旗谱》的作者是梁斌,该小说通过讲述了冀中平原两家农民三代人和一家地主两代人的尖锐矛盾斗争的故事,《红旗谱》是当时一部好评如潮、影响很大的作品,被文学史誉为“一部描绘农民革命斗争的壮丽史诗”。作品以冀中地区的“反割头税斗争”、“保二师学潮”为中心,反映了从清朝末年到1932年抗战爆发前冀中人民的血泪生活史和可歌可泣的斗争,展示了民主革命时期我国北方农民斗争的波澜壮阔的史诗般的画面。《红旗谱》成功地塑造了三代农民的英雄形象,特别是横跨两个时代的农民英雄朱老忠的形象。朱老忠是闪烁着夺目光彩的“这一个”,是长篇小说园地中不多见的成功典型。整部作品凸显了浓郁的民族风格。另外,综合作品中“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的民族传统精神,充满浓厚地方色彩的冀中平原深广背景等,该书称得上是一部反映北方农民革命运动的史诗式作品。以“反割头税”和“二师学潮”为中心事件,生动地展示了当时农村和城市阶级斗争和革命运动的壮丽图景,获得重大的成就。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网站地图 | 繁体字网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fantizi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