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jl| p179| j1td| tdvx| 315r| 3bld| thzp| uag6| 7t3v| 8iic| nn9p| 95zl| r3vn| 51dx| 51nr| 3l1h| p937| 0k3w| 39rp| i2y4| nb9p| fj7n| 11j1| 5pvb| 86su| 7dy6| 9d9p| xp9z| 19v1| 3bjt| zdbn| 7zrb| 3z53| jxnv| tzn7| 3prd| 9rb5| 93jj| pf39| ooau| zrtt| 17jj| n1n3| dvvf| rdpn| ymm2| tdvx| fb1f| uaua| dh1l| 1r97| 9b5j| y28u| f17h| xzll| 979f| bv1z| nz31| fz9j| 3vhb| 9vtd| 99n7| 1bjr| f1vx| p13z| l39l| t9xz| 3z5z| ztv7| r3vn| xttb| xx15| pdxb| 1937| z5p5| 35vj| 1tfr| g40u| 19v1| rj93| j7dp| h5ff| njnh| p333| vd31| dtl9| vdr7| fxv7| u2ew| tbx5| npjz| zrr3| 6a64| jh9f| 4g48| 3j35| 71nx| j55h| jvj9| 66ew|
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行尸腐肉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祸起萧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三章 祸起萧墙

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如果出了什么事,我要那未来又有什么用?”阿彩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个世界上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只有你,所以我不愿看到你总是去以身犯险。”<

    “不会的,你放心,”陈斌点了点头道,“你的话,我记在心里。这几次行动之前我们都做过计划,像这一次我们就是把丧尸给引到派出所……。”<

    陈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彩打断了,她望着陈斌的眼睛,“我不要听你的什么计划,我只要看到你平平安安就好。”<

    “好,”陈斌捏了捏阿彩的手,“他们过来了,有些话就留到晚上回去之后再说吧。”<

    “嗯,”阿彩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一次携带的物资很多,因为攻略看守所不是一天就能够完成的,所以之前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就做了持久战的准备。旅游大巴和金杯被装满的时候,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这一天对于陈斌他们来讲是忙碌的,歇下来之后,连大飞都感觉到胳膊和大腿有些发酸,膝盖也有点不舒服。<

    晚上吃过饭之后,大家都早早的回去休息去了。余刚在曹胜利和老欢那里唠了一会嗑,见曹胜利哈欠不断,便知趣地离开了他们的房间,在外面闲逛起来。<

    远远地看到纪闻闻带着两个小不点从浴室的方向过来,余刚有些不屑的撇撇嘴,他对家福超市养着这两个小孩很不理解。要不是看着罗阿姨还能做饭,他甚至觉得这个老人也是多余的。<

    “留着不是浪费粮食吗?”余刚心里嘀咕道。至于女人,他则认为要多多益善,现在家福超市男多女少,除了阿彩、邹琪琪和罗佳三个名花有主的之外,其她几个人还是单身状态,余刚确信只要这里的女人多了起来,那以后就一定会发展成男人可以随意挑选女人的局面。<

    “小惠这个"sao huo",不知道还在装什么矜,”余刚又想到那天晚上他找小惠出来,小惠却不愿意从他,“不就是现在这里男的多,她有资本可以观望吗。哼,等以后女的多了,她在来求着我,老子才不会搭理她呢。”<

    “纪姑娘,”余刚笑着跟走过来纪闻闻打了声招呼道。<

    纪闻闻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碍于大家都在同一个屋檐之下,还是基于礼貌的关系朝他微笑了一下。<

    蔡吉和程子轩跟余刚基本没有什么接触,两个人的反应比较冷淡,平时见了别人他俩都“叔叔长叔叔短”地喊个不停,今天却只顾着说话,都没正眼朝余刚看。<

    都说小孩子的喜好是最纯粹的,谁对他们好他们就亲近谁,就像他俩喜欢黏着纪闻闻一样,家福超市中也有一些他们不喜欢去接触的人。<

    纪闻闻的笑容让余刚的心里突然敞亮了很多,她从余刚的身旁走过,身上淡淡的香味钻进了余刚的鼻子。<

    余刚做了个深呼吸,刚才和纪闻闻擦肩而过的时候闻到香味让他有一瞬间短短的失神,上次对小惠用强不成之后沉寂下来的心又开始骚动起来,他回过头朝纪闻闻的背影望去,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很久。<

    纪闻闻皱了皱眉,她没有回头,但是刚才经过余刚身旁的时候,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声让她有些反感,不过她不想去和余刚计较,毕竟这个人是从联华超市过来的,他的背后还有魏启明和方惠他们。而且纪闻闻对方惠和魏启明的印象都还不错,也不愿意因为余刚的这点失礼去和他们留下矛盾。<

    余刚对纪闻闻也曾动过心思,不过后来辗转了解到她和张偲之间的关系后,这心思也就淡了下来。这个女人他是不敢打任何主意的,张偲对家福超市有恩,而且也是击败联华超市李国强一伙人最大的功臣,虽然现在他人不在这里,但是毫无疑问家福超市里所有的人都要承他的情,他安排在这里的女人和小孩,其他人也不会去染指。<

    心里盘算下来,联华超市里他能动或者说敢动的女人就只有杨菊和方惠了,杨菊余刚是看不上眼,方惠上次被他用强也没得逞。<

    “mD,流年不利啊,”余刚叹了口气道。他的心情有些憋闷,家福超市里和他深交的人不多,刚从曹胜利他们那里出来,这会余刚不知道该去哪转转。<

    余刚晃悠着来到楼顶,看到上面一片雪白。<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明亮,墨青色的天空中也没有几片云彩。只有远离明月的天边才能看到几颗星星,四下却是一片寂静。<

    这座不夜城终究是暗了下来,视线之内除了路灯之外几乎看不到其他任何的灯光,整座城市仿佛睡着了一般,没有丝毫气息,随着天气慢慢地转凉,连虫叫声都少了起来。<

    余刚靠在栏杆上抽着烟,烟头处一闪一闪的红光似乎和他的内心一样阴晴不定。来家福超市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余刚感觉自己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定位。眼见着魏启明他们一个个都被重用起来,自己却还是这样一副不尴不尬地样子。<

    “女人没女人,地位没地位,这tm还不如当初在联华超市呢,”余刚朝栏杆外唾了一口,将手里的烟头丢了下去。<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就越发的糟糕起来。<

    从楼下下去,余刚打算回到自己床上去躺一会,来到走廊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朝浴室走去。<

    “小惠!”余刚的眼睛亮了起来,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着,血气突然上涌,让他的脸上泛着和平常不一样的红色。<

    余刚搓了搓手,心里开始骚动起来,这个夜晚似乎是上帝给他的机会,鬼使神差之下,他竟然就悄悄地朝浴室的方向跟了过去。<

    这一刻余刚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女人。<

    摸到浴室的门口,余刚听到里面放水的声音,他吞了吞口水,心里早已按捺不住。<

    余刚朝周围望了望,见四下没有其他的人影,便闪身进到里面。<

    旁边的隔间中传来吹风机吹头发的声音,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从挡板的底下传了过来,余刚已经心猿意马,脑袋被**所控制。他红着眼睛走过去拉开了隔间的门,朝前面正拿着吹风机的背影扑了过去。<

    邹琪琪刚洗完澡,此刻正批着浴巾在吹头发。因为这个点有些晚了的缘故,浴室里除了刚进来的方惠之外,她估计也不会再有人过来。邹琪琪没有留意隔间门上的插销,冷不丁地就被余刚从外面拉了开来。余刚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朝她的胸前摸了过去。<

    “唔!唔!”邹琪琪被这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身体本能的开始挣扎,她的嘴巴被人从身后捂住,身体也正遭到侵犯。<

    “琪琪,你怎么了?”旁边的隔间传来了方惠的询问声,她听到邹琪琪的声音有些不对,正打算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方惠的声音让余刚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一瞬间他仿佛被五雷轰顶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响起,“完了,弄错人了!”。<

    趁着余刚发愣的瞬间,邹琪琪感觉到制住自己的人手臂上的力气松了下去,她拿起吹风机按到身后的人脸上,将开关调到热风。<

    “啊!”余刚捂着脸惨叫着逃出浴室。听到男人的叫声,方惠也从旁边的隔间里冲了出来。<

    “你没事吧,琪琪?”方惠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余刚的背影,只见邹琪琪一只手护在胸前,另一只手提着吹风机。<

    “刚才有个男的进来了,”邹琪琪的声音有些发抖,在家福超市里遇到这样的事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听声音好像是余刚,”方惠说道,“不过我刚才没看到他的人。”<

    “人很容易认出来,我用吹风机烫伤了他的脸。”邹琪琪说道,她慢慢地从刚才的惊慌中恢复过来,情绪开始变得愤怒。<

    “家福超市里绝不能留下这样的祸害,”邹琪琪拉着方惠的手,“我们去叫人。”<

    余刚躲进了厨房,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脸上都是冷汗。汗水流过刚刚被吹风机烫伤的伤疤处,让那里的炙烧感变得越发地强烈。<

    “这下惨了,这里不能留了,”余刚夜袭的对象本来是小惠,不成想却歪打误撞的摸到了邹琪琪的身上,她是乔兴宇的女人,那自己的下场基本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在这个丧尸横行的末世,余刚觉得失去法律的依仗,自己更难有命活下去。<

    “干脆跑吧,”一个念头在脑袋里浮了出来,余刚喘了口气,让自己的心跳稍稍平缓了一些。<

    “mD,一不做二不休,”外面开始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余刚听到他们在集合家福的人,知道自己再待下去迟早会被他们揪出来。<

    余刚将厨房的煤气给拧开,然后打开手里的打火机,将角落里的一些塑料袋给点了起来。接着他从窗户那翻了出去,又将窗户给紧紧地关上。<

    一个人影从二楼的窗外跳了下去,趁着夜色摸进了玉兰香苑四期的东门。黑暗中传来石头砸碎玻璃的声音,金杯车被发动了起来,随机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当中。<

    不一会,家福超市二楼的厨房里传来一阵猛烈地爆炸声,一团火焰冲碎了窗户上的玻璃,浓烟和火苗往外面冒了出来。<

    这个夜晚注定难以平静,而在另外的几个地方,有数双眼睛都注意到了这边的火光。<
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