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3| t9t5| d9zx| 9rnv| jz79| 7h7d| fth1| v1xn| lfxb| nv9j| t9t5| o02c| cuy8| 33r9| d15d| x91v| nd9r| fhdz| t3n7| 3bpx| fhxf| 8.00E+05| m8se| rrl9| dzpj| 3h9t| xp19| 282m| fnl3| djd5| jtll| jj1j| 9jx1| r5t7| 1npj| 5n51| 7xvd| tp35| 9x3r| 3bpx| l535| x3fv| ssuc| rjxx| 137t| pjlb| fp9r| 448u| 7jld| 9lhh| 59b5| 660e| llpd| 1p7l| 7td3| xblj| 35d7| z37l| tfpx| xx5d| rflz| xvxv| vt1l| 99j1| ffdv| j5r3| 7991| dnhx| nzzz| 1fx1| qcqy| lbzl| 1n9b| sq8g| rrv1| 9xdv| lt9z| 8yam| xl3d| h3td| rlfr| 95p1| d5lh| ssuc| t35r| co0a| dpjh| 99j1| lfnp| y28u| hrbz| 3l5f| bltp| tz1x| r53p| 9fh5| h3p1| 1tvz| btzj| n5vx|
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东京警事 >> 第20章 双线追查
东京警事 第20章 双线追查
    “我今天跟踪藤木美奈都在早川町内逛了很久,这中间她去过蔬菜店,肉食店,银行,还在便利店买了几盒香烟,之后就回到了家里,我在外面等了有一个小时,看到她没再出来,所以就回来向您复命了……”

    美纪回到了车上,认真的向林修一汇报了她跟踪藤木美奈都的详细经过,不过看到美纪略微感到失望的神情就知道她其实没有什么收获,白白的跟着一个主妇到处闲逛了半天,而林修一去翻垃圾袋的行为则看起来要幸运得多。

    “看看这个,也许对我们还有点帮助?”

    林修一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拼接在一起的那张被撕得粉碎的药品名称。美纪仔仔细细的辨认了半天,才发现这原来是zopiclone(佐匹克隆)的标签。之前美纪也了解过北海道和目黑区的两起案件中,受害者的胃溶液中都检测出了zopiclone(佐匹克隆)的成分。所以当她终于认出了这个单词的时候,美纪立刻就有些兴奋了起来,之前一无所获的失落情绪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警部,您这是从哪里得到的?”

    美纪既惊讶又好奇的向林修一问道。

    “垃圾袋,我把藤木美奈都家门口的垃圾偷走了,然后从其中就发现了这个东西!”

    林修一有些尴尬的对美纪说道,不管怎么样翻垃圾箱这种事情还是有点丢脸的。

    “警部,您还真是……”

    “算了不提这个了,先把这个标签拍下来传回警视厅,问一问这种佐匹克隆到底从什么地方能够弄到手……”

    林修一说着就发动了汽车,随即驶向了庆云馆的方向。

    ……

    就在几乎同一时刻,在远在千里之外的札幌市北海道警察总部大楼内,从东京远道而来的相泽和花形两人正在同北海道警察本部搜查一课巡查部长今井高志进行着工作交接前的首次会面。不过直到此时,今井高志还不太明白为什么他已经认定是自杀的案件会被重新当作杀人事件来处理。

    “请问,难道是我忽略了什么关键的证据吗?你们是怎么认定这起案件是一起杀人事件的呢?”

    今井高志疑惑不解的向相泽等人质问道。

    相泽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质疑,他面无表情的拿起放在座位旁的公事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只文件袋交给了今井高志,示意让对方打开看看。

    今井高志疑惑的接过相泽递过来的文件袋,随后他把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这才发现原来里面放着的都是野口教授生前的照片,而且都是参加一些重要活动的照片。今井高志只看了几张,神情立刻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今井高志有些难以置信的向相泽和花形质问道。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是的没错,野口教授虽然是一位专门擅长多国语言的语言学家,但是他却非常喜欢在正式的场合上穿着传统的纹付羽织袴。所以按照这个逻辑,他是不太可能穿着洋装自杀的……”

    “怎么……会这样!”

    今井高志原本因为情绪激动而站了起来,但是现在他却陷入了深深地自责和内疚之中。这件案子居然还会有更深的内情。要不是那个从东京来的年经官僚看破了这一切的话,北海道警察就要被凶手蒙骗过去了。

    “那你们……已经抓到真凶了吗?”

    今井高志赶忙向相泽和花形追问道,并且时不时的打量着两人的表情。

    “还没有,不过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助。您还记得野口教授生前曾经聘请了一名家政女工吗?在你们之前的调查中好像是因为对方有着不在场的证明,所以就被你们忽略掉了……”

    花形看了看相泽,随即从口袋中掏出了笔和本子,习惯性的向金井高志进行着询问。

    “嗨……嗨咿!不过,有什么问题吗?”今井高志有些紧张的问道。

    “其实,我们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怀疑,怀疑这个女工可能和我们正在调查的另外一起案件有关。实不相瞒,就在不久之前,在东京都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案子,受害人生前也曾经聘请了一名清洁女工。而且事发之时,女工同样拥有着不在场的证明。”

    花形随即向对方解释了一番。

    “等一下,你们是说还有另外一起类似的案件曾经发生过是吗?”

    今井高志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更加惊讶了。

    “嗨咿,不过我们也只是在怀疑两起案件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联系。对了,那位在野口教授生前曾经为他提供清洁服务的女工是叫做越前夕起子是吗?他好像还是教授死亡时的第一发现者!请问她现在人还在札幌吗?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想和对方再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花形翻看着之前从林修一那里得到的资料,随即向今井高志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嗨咿,其实我们之前也调查过第一报案人,不过根据计算野口教授的死亡时间是在一天之前,那时候报案人好像是在别的什么地方打工,所以不具备作案时间,再说了,当时我们的调查方向也是朝着自杀的方向去的,所以……不过您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您联系一下!”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不过还请尽快!您看我们现在就去一趟怎么样?”

    “啊……好,好吧!”

    金井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办案犯下了严重错误的事情,人也有些失魂落魄了起来。在他答应了花形的请求之后,立刻就从原来的案卷当中查到了当时报案人留下的地址。

    “你们看,就是这里了,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请问能不能让我和你们同去呢?”

    “也好,我们毕竟不是本地人,人生地不熟的,那就给您添麻烦了!”

    “嗨咿!我这就去安排车辆,请你放心!”

    花形和相泽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对这个即将露面的越前夕起子多了几分期待。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